<nav id="0sauc"></nav>
  • <nav id="0sauc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0sauc"></menu>
  • 訪2019年度“讀經典·品國學”征文一等獎獲得者黃元洪

    【時間: 2020-04-15 12:44 】【字號:

    市民黃元洪愛好寫作,屢有作品在《內江日報》《內江晚報》發表,在2019年度“讀經典·品國學——我們的節日”征文活動中,他的作品《二十四節氣與我的人生》獲得一等獎。

    深入生活,才能寫出接地氣的文章

    去年清明節前夕,黃元洪在《內江晚報》上看到了“讀經典·品國學”征文活動的啟事,他覺得“我們的節日”這個主題“很對胃口”,便決定寫一篇與二十四節氣相關的文章。

    黃元洪對二十四節氣非常熟悉,這和他的經歷有很大關系。17歲時,他作為知青下鄉插隊到安岳落戶,在干農活的過程中,總聽到當地的農民念叨和二十四節氣相關的農諺。“那時沒有大棚溫室,農民都是根據節氣進行耕作。”黃元洪說,他跟著農民朋友學習勞作經驗,按時令耕作是最基礎的知識。

    高考恢復后,黃元洪順利通過高考,專攻農耕機械方面的知識。畢業后,雖然不再長時間進行耕作,但是他依然與農民有密切的聯系。他對農村、農民有深厚的感情,對農事也比較熟悉,這些經歷為他的寫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  后來,黃元洪加入了集卡協會,他曾創作了一套名為“我們的節日”的套卡。每張卡片上都有一個不同的節日,有中國傳統的春節、元宵節等,也有一些西方節日。卡片上,還會附上與節日相關的奇聞趣事等。

    因為對二十四節氣非常熟悉,所以黃元洪看到征文啟事后,立馬構思創作,將二十四節氣與自己的人生經歷結合起來,寫出了一篇既有文化內涵又具有生活氣息的征文——《二十四節氣與我的人生》。

    因為有實實在在的生活體驗,黃元洪很快便完成了創作,他告訴記者,要深入生活,才能寫出接地氣的文章,也才能引起讀者的共鳴。投稿后幾天,《二十四節氣與我的人生》便在《內江晚報》刊發。

    讀書學習,是伴隨一生的愛好

    黃元洪從小愛讀書,即便是下鄉當知青,也一直堅持閱讀。那時,白天要干繁重的農活,到了夜晚,雖然精疲力盡,但他仍然要挑燈看書。

    當時因為歷史原因,不少優秀圖書被劃為“毒草”,很多人家的藏書都被迫燒掉,要找書看并不容易。他記得,一次他好不容易借來一本書,為了不讓人發覺,只能晚上躲在被窩里偷偷看。那本書非常厚,有好幾百頁,為了早點看完,黃元洪通宵達旦,兩三個晚上就看完了。

    因為看書總是一動不動,夏天會被蚊蟲叮咬,黃元洪便在床上向著油燈的方向趴好,用床單把身子裹住,只露出眼睛看書,但裹著床單的結果是,一本書看完,全身都是汗。黃元洪說:“蚊蟲叮咬都是小事,可怕的是時不時有蛇從墻縫中探出頭,盯著我。不過那時看書興濃,我顧不上那么多,蛇也不主動攻擊人,我沒有被蛇咬過。”

    黃元洪下鄉插隊6年半后,回到內江開始準備高考。直到現在,他還記得當年參加高考的作文題目是《難忘的一天》。黃元洪就以他得知高考恢復消息的當天為內容,詳細描述了自己的心情,他順利地通過了考試。

    后來的日子里,黃元洪一直保持著閱讀習慣。他還喜歡看戲,常寫一些“韻白”,他說:“那時,我的老師就最喜歡我寫的韻白。”

    空余時間,黃元洪不是寫作,就是讀書看報。他笑著說:“我看書多,寫作起來往往水到渠成。”

    精耕細作,才有好“收成”

    筆耕多年,黃元洪的寫作經驗不斷積累,創作的文章也屢屢被各級報刊選用發表。

    隨著積累增多,黃元洪動了心思寫小說。那時電腦剛剛普及,黃元洪的工作單位也要求他們跟上時代的步伐學習使用電腦。

    “一開始不知道怎么打字,我就買書自學。”黃元洪告訴記者,有了電腦助力,總算是擺脫了紙筆創作的限制。他說:“用電子文檔寫作又快又方便,更加激發了我寫作的熱情。”

    黃元洪接觸農耕生活比較多,他喜歡方言,對土地有特殊的感情,這些感情最終體現在他的作品中,他用方言寫了一部名為《小鎮大事》的長篇小說。談及這部小說,黃元洪笑談,寫小說源于賭氣,之前他曾向一位前輩借書,但前輩認為他沒有真才實學,態度傲慢不肯借。黃元洪便向朋友賭氣說:“我自己寫一本,一定比他寫得好。”誰知一句賭氣的話,竟成就了黃元洪的作品。

    多年的寫作經歷,讓黃元洪悟出一個道理:寫作如種地,要精耕細作才有好“收成”,這個過程容不得敷衍,也不能急于求成,要一步一個腳印,踏踏實實地寫。他說:“慢工才能出細活,寫作就要坐得住,一口不能吃成一個大胖子。”

    編輯:許航
    記者:古佩鈴  
   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